深圳出租车票:深圳故事3||比男人更懂房的,是女人!

人气:416时间:2020-05来源:深圳的士票

  男人是用来赚钱的,女人是用来发财的。老傅不知道这话是谁说的。但在生活的实践中,这是的的确确发生在老傅身边的事情。



  你可能不太同意老傅的看法,但老傅身边的女人都是这样。准确说,老傅认识的大多数女士,比男人更懂房。在买房并因此成为小富婆方面,都有自己的一套。



  今天,挑选三位女士买房的真实故事与各位分享,或许从中,你不仅会发现财运都在女人这边,而且还会认识到,女人对财富的敏感和对机会的把握,胜过男人。



  仅此这一点,我首先要向以下提到的女士们致以由衷的敬意,以避免因文中剧透部分不当信息而引致她们的不快。毕竟,许多事情女人比男人更敏感。



  一、



  第一个女士F,单亲母亲。



  F的买房历史,几乎可以追溯到上世纪末。而那时,老傅不过是一位不名一文的穷光蛋。



  当时,老傅与F是同事,平时,我们俩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但她当时负责跟进东门一个名叫CL新地带商铺的业务拓展工作。



  那是一个在今天看来销售不成任何问题的热销旺铺,但在当时,卖得真不怎么样。项目老板为此十分苦恼。



  于是,老板找到F,让她找一位记者帮项目写点文章炒作炒作。她找到我,让我为项目写三篇专题文章,一篇2000字。



  老傅还记得,自己写的第一篇文章就是《潮流文化与商铺未来》。刊登在当时比较牛逼的一个传媒报纸上。



  文章一出,商铺马上销售火爆。对此,老板十分满意,在答谢我们的饭局上,老板很爽快地说,为感谢我们的帮助,如果我们买他的商铺,通通88折。这个折扣,低于对外95折7个点。



  听到这个,老傅只是哈哈一笑就过去了,几乎没有产生任何一点想买的冲动。尽管文章里老傅把项目吹到了天上去。



  现在想来,这也没有什么值得后悔不及的。当年,老傅一来囊中羞涩,二来真没啥投资意识,穷逼文人一个。



  听到老板酒后豪言,F女士则满脸红光,当场敬了老板三杯酒。对老板说:“谢谢老板,明天我就去下定,可不要反悔哦。”



  第二天,F女士果真出手了,一出手就买了该商铺的三个单位,总共180多平方米面积。



  F很聪明,两个单位转手卖掉赚了不少,一个留着自己投资。自己买的那套,老板还承诺她的首期款可以分期支付。



  当年,首期款分期支付早成常态。甚至有许多项目,还是零首付。其实,这种零首付,无非也是今天首付贷的另一种版本而已。



  两年后,F女士带着单亲家庭的儿子,移民加拿大去了。据说,后来嫁给了一个美国人。



  二、



  第二位女士Z,高挑靓女。



  在老傅圈层认识的女士中,Z年纪比老傅小一轮,但地产圈阅历十分丰富。早在2000年初,她就算是最早跻身小富婆行列的一位。



  跻身小富婆行列,并不是因为Z认识我的缘故,而更多在于,她通过老傅认识了许多地产圈的开发商老板。老板一句话,啥都搞定了。



  Z并不是媒体人,最初,见老板时,都是请我带她去的。开着她的小富康,跑遍了N个项目。当年,以媒体人的身份去拜访开发商老板,没有哪个老板会拒绝。



  后来,第二次,她就自己一个人去拜会老板了。这种一回生二回熟的本事,Z算是把它发挥到淋漓尽致。这可能就是人们所说的傍大款的能耐吧。



  但Z的傍法与众不同。她并不是要与老板建立什么私人友情,而是利用老板,到处炒房。当时,中心区一套房子经她一转手,小几十万就到手了。



  这还只是初级阶段。后来,Z的本事发展到能够帮发展商炒地皮的高度。据说,一个龙岗的地块,经她一折腾,赚个介绍费好几百万轻轻松松。



  要知道,当年,空置土地多的是,主动找开发商投资的地块不说到处都是,但挑选余地真的很多。不像现在,买块地得走招拍挂或者费劲洪荒之力。



  2005年春天的一个黄昏,老傅在新闻路上被一阵喇叭声惊觉。一辆奔驰S500停在老傅身边,Z遥下车窗,对我说:“傅老师去哪,我送你一程!”



  再后来,Z的资产发展到了澳大利亚,据说,在墨尔本海滩边,她拥有一套私人海景别墅,每年冬天,她都会去那儿度假,直到找到了一位华裔老公,嫁人生子。



  2010年,她再次回到深圳时,已经算是归国华人了。



  三、



  第三位女士W,投资素人。



  众所不知,老傅喜欢斯诺克,水平一般,休闲时间玩玩而已。2000年初,凭这一爱好,老傅认识了W女士。



  一次,一位搞市场调查的朋友邀约朋友聚会,邀请我与W。饭后,大家到燕南路上一个桌球室打球,老傅的斯诺克水平被W频频夸赞。W说:“我想学,你教我吧。”于是我和W就成了亦师亦友的朋友。



  W毕业于华中一名校,金融专业。但她并没有在金融方面有所作为,相反,频频改换工作。做过市场调查、保险代理等工作。



  有一天,W告诉我,她想找个新工作,我说我只能介绍房地产方面的工作。她说好耶!我就给她介绍到一个房地产中介公司,负责策划工作。



  一年多后,W辞职不干了。和她后来的老公合作开了一个科技公司,专门代理和自造国内外医疗器械。还有产品卖到北大医院。



  好像在2004年中,她突然联系到我,问我红树DF这个项目如何。我说豪宅,是个非常不错的项目。她说想买,能否找人给她打点折。



  当时,我与该发展商比较熟,很容易就找人帮她打了折,但首付也要60余万,她眼睛也不眨一下,就落定了。直到现在,老傅还能想起她刷卡时的潇洒状。



  然而,此后不久,有一天,W又约我和她去看位于深圳湾畔的ZX红树湾的房子,一个210平方米的二手大宅,均价约18000元/平方米。



  老傅当时觉得,深圳湾环境不错,未来发展高逼格,但房子楼层太低,光线不好,强烈建议她暂时不要出手。并认为,楼市有泡沫。



  但W并不关心楼市的宏观问题,只问位置户型如何,我说这些都还行。她就说,那好吧,我们再去个地方。于是,她把我带到罗湖口岸。



  我问:去罗湖口岸干啥?她说:见业主啊!业主是个香港老太太。最后,在罗湖口岸一个昏暗的茶馆里,香港老太太以优惠20万的价格与W成交了。



  一个投资素人和一个香港老太太,都是女人,她们用粤语沟通时,老傅几乎插不上话。作为男人的我,几乎就是一个陪衬。



  W全然不停老傅的意见,令老傅当时暗自咬着牙以为,女人买房全靠直觉,有那么一天,W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但此后深圳楼市的发展证明,这一直觉,为女人赢得了丰厚的回报。而所谓更聪明的男人们,仍然还在股市痛苦挣扎。



  据说,W现在基本上不管科技公司的业务了,除了做个家庭主妇,业余时间,全部用在了买房卖房上。据说,她把科技公司的利润,全投在房产上了。



  就在最近,准确说国庆过后,深八条出台后的第一个星期天,W突然给我来电话,问我:美国房产熟悉吗?洛杉矶的房子怎么样?



  我说,我不熟悉国外的房地产市场。你要投资吗?



  她说,是的!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多年以来,这样的故事一直影响着我对未来的预期和判断。不能不说,女人对财富的敏感和对机会的把握,远超像我这样的男人。



  我以为,像这样的故事,多一些,生活是否会因此而变得更美好?但无论如何,当女人瞄上房子时,你会发现她们的能力和财运,比男人高出一大截!



  便利信息:各种票据使您乘坐汽车更加方便。[微信/电话:13480170058]



  许多朋友因为出差经常需要报销一些旅行费用,但出于某些原因,当他们回来填写表格时,他们发现自己由于匆忙而没有收到足够的票,无论是餐券还是车票,出租车票也不错!



  我一年到头都以低价转出租车票,我们的手机上有更多真正的出租车票,都是真正的出租车票、燃料票、餐券、住宿票,都是优惠转移给每个人,为有需要的人提供补偿。有不同的车、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日期。金额也各不相同。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