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行业改革发展研讨会在深召开

人气:92时间:2021-03来源:深圳的士票

  今天遇到的两个出租车司机,都挺有意思的,发个朋友圈太短,趁着等外卖的间歇,决定诈尸更新一回。

  

  先说第一个出租车司机。

  深圳的士票

  我下高铁从深圳罗湖上车,去往南山,这两个区小有一段距离,坐出租车更方便,直接排队就好,网约车连上车点都找不到。我一上车报了一个地名,他立马就知道在哪,连导航都不需要,我于是顺口问了一句,师傅开了很多年出租车吧?这么熟悉路线。就是这句话,打开了他的话匣子。

  

  他1997年辞去葡萄糖厂工作,30岁从湖南攸县南下,跑来深圳开出租车。他说,那会一个月至少赚到一万二,一年可以赚二十多万,听完还是有点震惊的,因为隔了二十多年,现在干着同样事的出租车司机,反而赚不了这么多了。

  

  问了下背景,大概原因是,九七香港回归后,来内地港商增多,说是出租车其实更像是包车,需要跨城,比如从深圳往返惠州或者东莞,而且那些年治安不怎么好,出租车司机被抢钱被抢车,杀人越货的事,都时常有发生,他说起来至今心有余悸。他印象的深刻的细节还包括,香港老板们出手也阔绰,起步价12块直接给20,出租车司机属于顶尖收入群体,经理阶层平均月收入不过5000。

  

  当然,我们自然讨论到了那个永恒的问题,买房了没?刚来深圳时,一开始是因为要还债,还完债又在老家盖饭,所以,哪怕轻松月入过万,深圳房价3000左右,只比房租贵一点,也没动买房心思,后来等到2004年左右开始飙涨,又买不起了,说起来也是后悔不已。另外一个原因则是,那会买房也无法解决子女读书问题,所以这么多年夫妻二人一直在深圳打拼,子女则是留守儿童留在攸县读书。

  深圳的士票

  

往日的荣光,故乡的夕烟,都在他畅快的叙述中去托盘而出,我补问了几个我很想了解的问题。

  

  后来买了吧?一直没有。

  

  会说粤语吗?不会,虽然来了二十多年,但没有那个机会,只能听懂数字和地名。

  

  去过香港吗?没有,听司机朋友说,也不过如此。小孩以前是寒暑假来深圳,后来毕业后他们倒是去过,我一直没有。

  

  听完还是很唏嘘感慨的,可能当年坐他车,拿着大哥大的港商,每天都在他车上高谈阔论着哪里好发财,但他可能一句也挺不懂,也从来没对灯红酒绿的香江有过真正的兴趣。载满大时代机会的车,一辆接着一辆呼啸而过,深圳特区40年历史,他厕身其间超20年,最终却选择了视而不见。

  

  但其实我也是有困惑的,中专文凭,97年南下,自费3000多学习考驾照,借债20多万进入出租车行业,目标清晰,执行果断,而且攸县在湖南也是一个有活力的县域,为什么却在一个江河日下的行业里一直未能抽身,也许有他个人的苦衷与难言的压力吧,实在是不忍再问。

  

  第二个出租车司机的故事很简短。

  

  我是因为下午吃完饭,隔得近顺手在街边拦的,赶上他交接班,一直在跟我抱怨,头发花白,已经57岁,牙齿掉了,说话漏风,不过武汉口音听起来还是很亲切的。

  

  老头一直在骂儿子和儿媳,有两个小孩要养,却一点也不着急,只知道吃喝玩乐追求享受,车要买宝马(低配版),旅游恨不得每个国家都去,房贷让他来出,一个月正常赚8000,疫情期间更惨淡,5000要给儿子还房贷,自己1500要租房,生活就指望着最后的1500,所以连牙齿也没敢去补。

  

  听完凄然又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