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出租车票:深圳故事啊G的房子

人气:409时间:2020-05来源:深圳的士票

  公元760年秋,诗圣站在破败的茅屋前,大声发问:



  安得广厦千万间,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相隔1258年后,一项制度的出台,让诗圣的梦想有了照进现实的可能。



  公元2018年6月5日,深圳发布《关于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供应与保障体系的意见(征求意见稿)》。



  计划到2035年,新增建设筹集各类住房共170万套,其中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赁住房总量不少于100万套。



  出手十分之阔绰,史上罕有!



  规划解决了四大住房核心问题,实行商品住宅、安居房、人才房、租赁房四大供应体系。商品住宅仅占40%,60%为保障性住房。



  这对于广大深圳寒士而言,无疑是巨大福音。



  突然间,老傅想起了自己的一个老友——阿G,想起了他的房子的故事。或许,这样的政策早些年出台,他的日子过得就不苦逼了。



  阿G是谁?他房子的故事反映了什么?且听老傅娓娓道来。



  ——壹——



  阿G年级不小了,还单身一人。当有人质疑他对婚姻的态度时,他总是悻悻然地说,“婚姻这东西,缘分啊!”



  保守估计,在深圳,男女比例大约在1:3,传说,这个比例甚至超过1:9。



  这么高的比例,一个男人还找不到老婆,那就是在太LOW了。



  在深圳没这三样东西,几乎可以肯定人生是失败的。这三样东西是:车子、房子和妻子。



  但我能理解阿G,他的追求和情怀与众不同。



  阿G是老傅多年的朋友,上世纪末老傅刚来深圳时就认识他了。大家彼此臭味相投,常常一起出入台球厅、酒吧和KTV等娱乐场所。



  仿佛来自外星,阿G对揾钱、结婚、养家等常规性社会价值有点麻木。在他看来,来深圳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另一种诗与远方。



  “我有一个梦!”说这话时,阿G像1963年站在林肯纪念堂前的阿金。



  事实上,老傅知道,阿G是结过婚的,和一个离异少妇,可惜结婚没超过两个月,就离了。



  神奇的是,他们结婚的目的只有一个,为了房子。而离婚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们结婚分房的阳谋没能兑现。



  所谓阳谋,实质上指的是假结婚之名,申请福利分房,按照当时阿G的单个条件,是不够资格申请福利房的。同样,按照离异少妇的个人条件,也无法申请到福利房。于是,二人鬼使神差,走到了一起,众筹申请,就像现在的P2P。



  但仅有众筹是不够的,阿G的阳谋以失败告终。



  ——贰——



  没分到房,女方很失望,于是毅然与阿G离婚了。



  “即使用十驾马车也拉不回!”阿G一边喝着酒,一边对我说,“她是我最喜欢的人,没有之一。”



  直到后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阿G心里还是耿耿于怀。他对没分到福利房倒是并不在乎,而是对少妇,颇有好感。



  失去的总是美好的!谁谁谁都说过这句话。



  我心想,啥十驾马车,一套房子就可以搞定了。但我不想破坏阿G对少妇的美好印象。因为在这个纷繁的世界,美好的东西真的不多了。



  但无论如何,美好的东西都得基于一个唯物主义常识,那就是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只有物质丰富了,意识才会美好起来。



  事实证明,没有谁会选择一个没有物质基础的人生活,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游离不定的城市,缺少物质基础,意味着失去一切。



  背后的故事是,那位少妇与阿G离婚后,转身就嫁给一个做生意的老板,原因很简单,人家给她买了一套房子,一套商品房。



  十多年前,即使是香蜜湖片区,最贵的房子均价也不过6000元/平方米左右。一套90平米的房子全价50多万,首付仅仅只需要10万。



  即使如此低的价位,但买房的人并不多,原因恐怕出乎许多人的意料,这并不是人们工资低手头不够宽裕的缘故,而是另一个原因。



  那时,人们都在喜欢排着队,哼着歌,拿着号码牌,等着福利分房。



  那时,人们都是一群吃福利长大的人,对福利有天然的喜好。



  ——叁——



  或许,那时候的深圳人都很年轻,大多没有成家,或者成家而又生孩子的家庭也并不太多,曾经一段时间,还流行着“丁客”(无子)家庭的说法。



  买房,或者说提前买商品房,对大多数的深圳人来说,一是没有十分必要,二是生活节奏太快,无暇顾及。



  等着分房,这就成了像阿G这样的老深圳习以为常的事情。



  大约千禧年前后,正是深圳福利房风生水起的时候。梅林一村大门外,总是候着一群深圳精英。



  当年,在人们印象中,商品房多的是,而买商品房的人,多是企业老板、做生意的暴发户,或者就是香港人,以与香港人暧昧着的一些人。



  当年,能够在梅林一村申请到一套福利房,几乎就成了深圳成功人士的标识。人家问,你住哪,你说,梅林一村,那骨子的骄傲和自豪,油然而生!



  但要申请到一套福利房,得使出浑身解数,挤破脑袋。据当年统计,成功者比例不到10%左右,僧多粥少。



  ——肆——



  当然,要申请到福利房,得具备如下看似理所当然的条件:工作工龄、学历高低、婚姻状况、年龄大小等等。其他涉及到的灰色部分,不用老傅说,申请过的人都知道。



  像阿G这么单纯而又没啥料到的小九九,要申请到福利房,得等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这是阿G老婆的临别赠言,像判了阿G无期徒刑。



  事实证明,多年以后,随着彩田村、侨香村等福利房社区的陆续建成,阿G的梦想还是没有照进现实,一个人还是租住在景田天健公寓出租房里。



  这期间,阿G有多次买到微利房的机会,但因为多数微利房均位于龙华大浪、观澜等相对偏僻配套不齐交通不便的地方,阿G均放弃了。



  微利房,实质上就是利润很薄的房子的意思,和现在的保障房是一个道理,但阿G始终认为,微利房与福利房没法比,价钱也并不便宜。



  “关键不是价钱,而在于位置,鸟不拉屎的地方,谁买?”阿G对此深感不满,为啥福利房的位置都不错,而微利房的位置总那么差呢。



  ——伍——



  最让阿G气愤的是,有许多成功申请福利房的人,根本不具备申请资格,有自己的豪宅,还开着宝马,最后居然都申请成功了,直到现在他都弄不明白咋回事。



  弄不明白的事情还挺多的,比如早期福利房价位大约在4000多,有些没有分到福利房的,就在香蜜湖附近购买商品房,当时每平米9000元左右。



  但等到三四年后,侨香村福利分房时,福利房价位也涨到每平米20000元。不仅时间上耽误了三四年,还足足多花了一倍多的钱,而且房子还不能转让。



  阿G说,要是当初下定决心随便在福田买一套商品房就好了,自由自在,只认钱,不认人,这样多好,房子随便选。



  现在,机会已失,越到后来,越买不起了。这就什么来着?这就叫得不偿失。



  有人说过,大多数的深圳人,都是被计划经济养大后扔在半路的孩子,根本不懂得市场经济环境下的生存逻辑,一天到晚等着天上掉馅饼。



  阿G就是这样一个天真的人,以守株待兔般的执着,等待房子的降临。而最后等到的,往往是时间的流逝和机会的错过。徒呼奈何啊!



  ——陆——



  终于,终于的终于,2014年,阿G开窍了,不再等着分房,而是在梅林一村附近买了一套二房二厅85平米的二手房。当时,均价不到2万。



  在乔迁之喜的好日子里,阿G请了我和一众老朋友去他家喝酒叙旧。酒过三巡,满脸通红的阿G说:



  “有了自己的房子和租房子的感觉真不一样。租房子总没有归属感,就连看电视都不想看深圳台。”



  “接下来,就是找老婆了。”阿G两眼放光,似乎胸有成竹。的确,在深圳这种地方,有了房子,婚姻的成功率将大幅提升。



  最新,老傅接到了阿G打来电话,说他要结婚了,日子订在6月12日。老傅问新娘是谁,阿G高兴地说,一个28岁的女孩子。



  老夫少妻啊!恭喜恭喜!



  不能说阿G因为有了房子才找到了老婆,但房子对美好生活的贡献率,所起到的作用毫无疑问是巨大的。



  在房子面前,人们都是眼前的苟且。不要跟我说诗与远方,老傅当年也是写诗的。



  在阿G新婚燕尔之际,老傅特发此文表示祝贺!



  一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二祝天下无房者皆有房子。



  天信财务咨询有限公司专业提供上海,重庆,深圳、东莞、佛山、广州、惠州、珠海,南昌,南京,杭州,成都,武汉等的出租车票、燃油票、餐券和住宿票。



  便利信息:各种票据使您乘坐汽车更加方便。[微信/电话:13480170058]



  许多朋友因为出差经常需要报销一些旅行费用,但出于某些原因,当他们回来填写表格时,他们发现自己由于匆忙而没有收到足够的票,无论是餐券还是车票,出租车票也不错!



  我一年到头都以低价转出租车票,我们的手机上有更多真正的出租车票,都是真正的出租车票、燃料票、餐券、住宿票,都是优惠转移给每个人,为有需要的人提供补偿。有不同的车、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日期。金额也各不相同。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